画佛因缘(二)

 

道证法师著

以观佛身故,亦见佛心,
佛心者,大慈悲是,以无缘慈摄诸众生。
但想佛像,得无量福,况复观佛具足身相。

~虔录自—观无量寿佛经

 

虔录自—佛说造像量度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诸菩萨声闻弟子,一切人天龙神、无量眷属大众俱。正乃世尊,因为母说法,将升忉利天上时也。

 

尔时,贤者舍利弗,向佛敬礼而作是言:‘世尊不住斯间;若有善人不胜怀慕,思睹世尊,愿造容像者,则其法如何为之?’佛言:‘善哉舍利弗,我今暂升天上、未旋斯间、或示无余涅槃之后,若有善人思睹瞻仰,及为自他利益作福田故,愿造容像者,则须遵准量度法为之。如来身量,纵广相称,如尼拘落陀树、满自一寻。今其体肢大小节分、竖横制度、起从顶髻,略说于汝,谛听,善思念之。’

 

(尼拘落陀—树名。梵语也。华云:无节。状如柳。此树,株身之高分,与其周围垂梢彼此间深里向竖横相等,佛身亦如是。从顶至脚底之‘纵分’,与其平舒两肱、二中指尖相去间‘广分’,无不相称,各满自己一寻也。)

 

—佛说造像量度经解 

 

量度经里,对于佛面各部份形状尺寸,及相关位置、距离,虽然规定得极细微,几乎无可改动,但是上色时只要明暗差一点点,神情就有很大的改变,末学不会画,只有反覆念无量寿经里对法藏比丘的描述,天天想:如何是—

 

‘修菩萨道,高材勇哲,与世超异,信解明记,悉皆第一’的面庞?

 

如何是—

 

‘又有殊胜行愿及念慧力增上其心,坚固不动,

修行精进无能踰者’的神采?

 

‘我建超世志,必至无上道,斯愿不满足,誓不成等觉!’是何等坚毅的阳刚大力?

 

‘轮回诸趣众生类,速生我刹受安乐,常运慈心拔有情,度尽无边苦众生’(会集本)又是何等慈悯柔和的召唤!

 

正如他的大愿—

 

‘光明胜于日月之明千万亿倍’,佛的心真是日与月无限的交映,日的光耀温暖,和大雄大力,月的柔明清凉大慈大悲!

 

再衰弱的人,假如每天都一直思惟诵念弥陀因地修行的精神—

 

‘不计众苦,少欲知足,

专求白法,惠利群生,

志愿无倦,忍力成就’

 

念著念著,相信会感受到那股为度化众生,一切能忍的伟大强毅,无形中跨越许多困难。画佛时天天想:

 

永不衰竭的悲愿,永无疲厌的行持,到底是怎样的神采?

 

‘假使身止诸苦毒中,

我行精进,忍终不悔’—又是何等的光辉?

 

‘如一众生未得度,

我佛终宵有泪痕’—究竟是何种的慈容?

 

阿弥陀佛因地作法藏比丘时,颂愿:

 

 

 

‘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是故号为阿弥陀’念佛——念念蒙佛光照,念念面向光明
(佛像局部照)“汝一心正念直来,吾能护汝!”—佛的保护。

 

弥陀因地~(法藏大愿偈)

愿我智慧光,普照十方刹

消除三垢冥,明济众厄难

悉舍三涂苦,灭诸烦恼暗

开彼智慧眼,获得光明身

闭塞诸恶道,通达善趣门

为众开法藏,广施功德宝

如佛无碍智,所行慈愍行

常作天人师,得为三界雄

说法师子吼,广度诸有情

圆满昔所愿,一切皆成佛

 

倾听—阿弥陀佛长劫的呼唤

(佛像局部照)

 

 

念此不由得忘即了痛苦。疾病的考验是不分昼夜的,有时日以继夜一段时间,也会生起疲惫的心,末学总想法藏比丘只为极乐世界的蓝图,就修习功德满足五劫,不知他如何忍过五劫的考验?;‘满足五劫’四个字在日间一溜就过去了,但如果是日夜折磨的日子里,反思著五劫的长跑,就不禁落下感动崇敬的眼泪,而拉宽内心的时空。

 

念佛,提醒我们,

把心量拓展到无尽时空—

—无量光寿

从凡夫局促的心,和短浅耐力中

跨越出来,迈向觉悟开阔的净土…

 

 

念佛,令人把心量拓展到无尽时空—无量光寿,从凡夫局促的心和有限而短浅的耐力中,跨越出来,迈向觉悟—觉悟自性原是无穷能源,无尽时空,无量光寿!奈何长劫以来,自己禁闭在狭碍的心胸中,用烦恼执著来惩罚自己,令自己不得自由,心花不得开放!庆幸的是得闻阿弥陀佛名号,唤醒我们面向光明广阔的时空,念念觉悟。在事事物物中拓宽世界,个己的痛苦就无足挂齿了,假如只凭凡夫局促的心情和自认有限的耐力,那真难以度过生命一切难关考验。当画佛面时,真感觉‘斯义弘深,非我能致’,只有勤礼佛,每每合掌念佛千声才敢恭绘三笔。佛慈无涯,佛智无量,实非末学微劣能画,只能祈请原谅一切幼稚冒昧。

 

当画到莲座的部份,那时身体状况比较差,肿瘤压迫到消化道,胃肠蠕动受阻碍,所以几乎天天都呕吐,弯下腰的时候,这种压迫就更明显些,常常忍不住呕吐的反应,但是莲瓣上的线条却不得不平放著来画,只好减少食物,以减少腹腔的压力,从每天的过午不食,改成日中一食,并将画佛时间,挪到上午未进食而空腹时,才有办法弯下腰来昼。而正当这时候,喷笔也故障了,马达也故障了,常常画了一早上,只破坏昨日的成果而已,没办法画一片莲叶,甚至连一条叶(月永)都喷昼不成。故障的喷笔有时喷了二、三十下,还喷不出一、二滴颜料,有时却突然间喷出许多的颜料,把原来画的都破坏了。末学很惭愧,那时候心里即冒出了一个‘烂喷笔’的念头,想到自己竟然以这样子秽恶的心来画佛像,不由得失声痛哭、忏悔、祈请大家慈悲原谅。阿弥陀佛。

 

(佛像局部照)

 

在观无量寿佛经里提到,佛告韦提希:‘欲观彼佛者,当起想念,于七宝地上,作莲华想。令其莲华,一一叶上,作百宝色,有八万四千脉,犹如天画。脉有八万四千光,憭憭分明,皆令得见。华叶小者,纵广二百五十由旬。如是莲华,具有八万四千叶,一一叶间,有百亿摩尼珠王,以为映饰。一一摩尼珠,放千光明,其光如盖,七宝合成,偏覆地上。’阿弥陀佛历劫愿行所成,即免费奉赠凡夫的莲华,是如此充满德性庄严,而鄙陋的我,连画几片小莲叶都如此的困难,甚至还要因困难而涌起了恶念,忏悔的眼泪,一滴一滚的滴到莲叶上,真的,莲座是眼泪调和著颜料画起来的。因过误累累,对这一切糟糕的笔画只有不断涂白忏悔重画,经验中只有专注念佛几乎没有意识要如何画的线条能保留下来,所以有好多处,昼纸原来的布纹面,都因涂厚而变平了,每一笔都是破坏,每一笔也都是建设。喷笔忽然爆喷所成的污点,常是难以除去的,只好用忏悔改成飘落供佛的花儿,或一颗发光的珠子。其实污点和花朵都同是颜料,就如嗔怒与念佛都同是心念,然而运用不同,结果就不同。同一瓶颜料,画花就是花,昼佛就是佛,昼鬼也可吓人!理论虽然知道,但是控制心念即不容易,想画佛也会出很多差错,这才了解普贤菩萨为什么说‘虚空界,乃至众生烦恼不可尽故,我此忏悔无有穷尽。’每天都须涂白重画,有时中午祥师帮末学抬好画板,便去参加大众的念佛、课诵,傍晚来看即见一大片原以为画好了的画面又都涂白了,不禁常常摇头微笑,也许末学断气时,画上还留著一片涂白,来不及改过,但请您原谅吧,因为已经知道先前的过错了,末学的心念是错误百出的,只有待往生西方亲见弥陀,受佛法化,再来继续完成。

 

(佛像局部照)

 

那时候,两手全用,尚难控制那支故障的喷笔来画,只好用牙齿来帮忙,随须要,咬著喷笔的末端,莲叶还没画三瓣,牙齿已经缺了块。然而在这无法接续下去的时候,林学长却用当护士半个月的薪水,自动适时送来新喷笔,赖学长、郭老师也同时买新的喷笔,‘施主一粒米,大于须弥山’,末学很惭愧,因为自己不会使用,却让大家如此的破费。

 

 

造像量度经中提及,佛的眼睛像弓一样,经上规定得很微细,连睫毛的尺度都规定了。当末学在画佛眼的时候,细细的来体会,为什么佛的眼像弓形?每天都和他面对著面,有一天,突然感觉到他的眼像弓,而他的黑睛,绀青色,中间是瞳孔,就像一个靶,而奇妙的,就是这个靶,竟然在弓之中,末学突然间感觉到了一个道理—一只箭,它发射会不会中靶,其实在弓上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靶就在弓里头,靶就在心里头,箭并没有射到别的地方去,箭就射在内心的靶上。‘因’对了,‘果’就会对;箭摆正了,弓拉满了,就会中靶心;就像莲子与莲花的同时,靶也在弓之中了。

 

 

★佛说造像量度经云:

 

以自手指量,百有二十指。

肉髻崇四指,发际亦如此。

面轮竖纵度,带半十二指,

分三为额鼻,及颏俱得一,

下分四指半,颏身只二指,

广向十六足,深分迳四指。

 

★经解云:

 

■肉髻:佛头巅顶上有肉块,高起如髻,形似积粟覆瓯,高四指。由其根下至发际之分量,亦如此四指也。若胎偶则多得半指。

 

譬如现今欲造立像一丈二尺,则此丈二,即是本像之一寻;而其一寸,即本像之一指分。如是竖横各得百二十指,乃□像之比量。是为戒生大教王经中说量度法之义也。

 

(文长不能全列  只举出数句  略明其详细而已)

 

■头相规圆,观之适意,似宝盖顶,对发际处,围绕四十五指。普边增二指,为纯发之分。两边与耳边齐。

 

■肉髻周十二指。其上‘无见髻相’,宝髻高二指,周六指,桃形、金色。

 

■脖项规圆,如瓶颈。广度八指,巨周二十四指。喉下有‘三级纹’;自颔根以下比一足半处,作‘上纹’;由是以下一指零一足处,作‘中纹’;由是以下二指处,作‘下纹’

 

俱圆弯而两梢渐细向上......

 

 

★佛说造像量度经解云:

 

■印堂—安白毫之地也。自发际以下,比至三指处,作白玉毫,清净柔软,右旋弯转,而末向上,底盘圆满,广阔一指。

 

■由是而下,比三麦半之处起,向两旁横量各至足半处,即两眉前梢也。由是至后梢,长四指。后梢对耳尖底一足,形似初二三之月芽,眉之中身宽处,有二麦之分,而两梢渐细也。......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云:

 

■佛身高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眉间白毫,右旋宛转,如五须弥山。佛眼如四大海水,青白分明。身诸毛孔,演出光明,如须弥山。......

 

 

○双目之间旷空处,阔二指。自白毫而下,比至二指之地,向两旁横量各一指处为大眼角;由是向外比,两旁各去四指处为小眼角,小眼角间正对耳孔中间,大小眼角各纵半指,合得一指。余三指均分;其正中一指作黑珠,在两边之二指作白珠。

 

○又彼黑珠平分五分,而以其中分为眸子,色甚黑,而发金光如电。

 

○白睛珍珠色, 黑睛绀青色,分明润美光滑。白珠虽有一指,只见其三足半而近于眼两角之各得一麦分, 则不得见焉。眼之宽分只一足, 为入定之相,形似长弓,其弝前面之宽只一麦半之分,弝后面之宽,才满一足。眼胞高一足,阔三指,形如莲华瓣。眼角肉,淡红色。眼睫亦绀青色,而殊胜如牛王睫,长有一麦。

 

~虔录自佛说造像量度经解 

 

无论天涯海角,佛眼都守望著您。

(佛像局部照)

 

★佛说造像量度经云:

 

鼻宽二指量,准高指半矣。

鼻孔圆且藏,窍阔有半指。

双翅匀真圆,鼻柱横半指。

 

 

●从鼻柱根至闭口处,直量一指半。

 

●上唇之长分二指,宽有其半者(一指)唇之宽厚分三足。

 

●而人中槽下际凹入嘴唇边一麦之分,其外尖凸出一足之分。似乎频婆形......

 

频婆—梵语、果名。华云:相思果色丹而润,盖不但喻其形,兼唇之色而言之矣。

 

●两边角各一指,总口之长分有四指......

 

●下唇长指半,其边与齿根相去亦如是指半。而其一指即厚之分。上面有凹,承上唇之凸尖,下面亦有微凹,平且阔。合之形如弓弝,其边两弯垂外际,比上唇之宽分,各多一麦。

 

●二唇吻之、而竖里向直量,则只得一满指。

 

●口之两角宽半麦之分,其梢向上翘起,如华瓣之尖,美妙含笑之容。具为口相也。

 

●人中槽润:三分指之一而深里向,宜得一足零一麦之多半分矣。

 

—虔录自—佛说造像量度经 

 

如一众生未得度,我佛终宵有泪痕

(佛像局部照)

 

楞严经云:

 

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

 

小的时侯一直奇异佛的耳为什么这么大,耳垂又这么长,直到依著经典去描绘一凹一凸,才惑觉到他的大耳一直长垂在聆听一切众生苦难中的呼唤,也启非著末学要摄耳返闻,返闻深深心弥陀的呼唤。不是我念佛,是佛一直在念我,是极乐的迦陵频伽一直在唱歌!听到心里自已涌出的佛声,才有点体验到-经上怎么会说:

 

‘钟磬琴瑟,箜篌乐器,不鼓自然皆作五音’

 

‘又有乐器悬处虚空,如天宝幢,不鼓自鸣’

 

也才有点体会莲池大师怎么会说

 

‘羽寂宫沈,响天震地’

 

佛耳:倾听众生苦难中的呼唤

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
(佛像局部照)

 

佛耳:

 

●耳之前面,横宽平量二指......背面宽指半。

 

●其尖齐比眉之中。

 

●洞门阔一指,窍孔半指,俱圆而不显。

 

●耳朵,遮揽洞门旁立,竖半指,横一指,而中有凹,正对小眼角。上凸圆,而下凸扁,形如将开未开之华朵。

 

●洞门外耳槽横一指一足......耳内上下,括而言之也,四分指之一,即一足也。分别而言之,则耳槽边厚一足,向里弯缘耳叶而下,至于离底根一指,斜对耳朵处,转起一凸,高亦一足,形类耳朵,复落弯回面为底根,闇合与耳朵根相连。

 

槽边上身分作两岔,厚分各亦一足,其内枝渐细,而尖伏入,藏于耳轮纲边之下,外枝稍渐渐散没,从其岔处,上至耳尖一指半,阔一指一足。

 

耳之轮纲上稍,自槽内,与耳朵相隔窍孔,反勾而生起,稍稍增高加宽分,以转上过耳朵之上,弯至耳根上边,以上宽一足,而边陵向里,弯而下至耳叶外边之半处,以下渐减而细,不断、不没,至于耳根底相对处,以下绥然而为取焉。

 

总说之:耳叶纵四指半,而直立。耳垂长五指,宽指半,而面向前。

 

~虔录自—佛说造像量度经解 

 

(佛像局部照)

 

吉祥海云相

 

■唐译华严经四十八曰:‘如来胸臆,有大人相,形如字,名吉祥海云。’

 

之形也,是印度相传之吉祥标相,梵名:室利靺蹉洛刹那、Srivatsa Laksna。

 

■室利靺蹉:译为‘万’者,为功德圆满之意,故吉祥海云之义译—‘无咎’。罗什、玄奘译‘德’。

 

■洛刹那:或作洛刹囊,乃‘相’也,(而译为‘字’是魏朝译‘十地论’,误与‘恶刹那’相混。梵语洛刹那乃‘相’、恶刹那乃‘字’。为‘相’、而非‘字’。)

 

■其形右旋,则为,如礼佛右绕白毫右旋宛转,总以右旋为吉祥,......高丽本藏经及慧琳音义二十一之华严音义皆作

 

■大乘经之说,谓此系佛及十地菩萨胸上之吉祥相,三十二相之一。小乘之说,则此相不限于胸上。

 

~虔摘自佛学大辞典(三)(丁福保编) 

 

不转慈眸应待我,长舒金臂欲携人

项边至肩甲,平量十二指。
手长总四杰,臑长二十指,
臂有十六指,巨周亦如此。
肩尖圆且满,根围二十四,
从起中指尖,手头正一杰。
掌纵应七指,广分是五指,
掌肉平饱满,滋润光滑赤,
显诸吉祥纹,螺轮华钩饰。

~虔录自佛说造像量度经

 

身为我现  手为我垂
罪容我忏  名许我持
拔我之苦  觉我之迷
护我以念  接我以时

(佛像局部照)愿时时都牵著佛的金手

 

量度经解云:

 

总言:手长四杰,不露骨节,而柔和如意,屈伸悠然如象鼻之弯转焉。

 

佛说造像量度经云:将指之长分,前面得五指,此指梢节中,食指之尖至。屈指之长分,比将矮半指。小梅指头尖,至屈末半节。四皆具三节,甲盖半节矣。巨指长四指,其周亦如是。此指只两节,甲遮如前矣。巨指食指根,相去应三指。小指根以下,四指半至基。

 

千幅轮相,与缦网相


转动的法轮中,其心寂静

圆轮实有,圆心则空,表‘空有不二’

(佛像局部照)

 

佛说造像量度经上说佛的‘掌中心有千辐轮相,而其外围绕,贝右旋螺贝,吉祥字、莲华、慈钩、慧剑等诸般德相,纹细密深且真刻,普偏散列为严饰。’但是末学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如何的表达。刘学长虔诚影印了日本国宝的照片资料,并且热心地向国立艺专的教授,请教了种种的问题,给末学很多的指导。还有从未谋面的学长,地无意中提供了布达拉宫里佛像的相片,及札什伦布市、世界第一大铜佛,手上千辐轮相的特写;长期借给我们马达,到现在都还素不相识的学长,也结缘了喷画的参考书本。

 

当我落海,岸上众人皆唤—快游上来
惟阿弥陀佛恭身入海,将我救起
缦网相:捞摅、救起—苦海沉溺众生,不舍一人无一漏网
(佛像局部照)

 

末学以前在印度鹿野苑的博物馆,看到佛的雕像,发现他每个手指的下节,好像都有薄膜连在一起,当时以为那是雕刻的时候,没有刻好的。后来看到经典的记载才知道,那是佛手的缦网,经云:‘巨指下节与食指根,及余三指下节,俱以薄皮相连,如鹅王掌,表里明莹,并展不歉’。那时候不晓得佛为什么要有这种缦网,如鹅王掌。一直到在画佛像的时候,有一天在洗笔,发现有一只小蚂蚁,掉到水里头,急急的要把它捞上来,捞了半天,可是它每次都从未学的指间缝隙里溜过去,等末学捞到它的时候,它已经死了,辛酸地看它死去,全想:‘假如自己的手上也生了像佛一样的缦网,那么就方便捞起它了’,那时才知道,原来佛手指间如鹅王掌,明莹的缦网,是为了在生死苦海里,捞起我们这沉沦的痛苦众生。

 

每当诵念观经第十六观,描述阿弥陀佛用如日轮的金莲华,迎接了虽曾具诸不善,但临终,众苦逼迫中还能至心称南无阿弥陀佛具足十念的人—往土极乐世界,想到历劫精进勤苦修成的无尽极乐庄严,就此免费双手奉赠,还安排了观世音、大势至以大悲音声为他广说诸法实相,除灭罪法,让他欢喜,让菩提之心。不禁深深顶礼,顶礼这不可思议的伟大教化,伟大担待,顶礼这不可思议的大慈包容。只可惜久堕泥沼的人,一身的泥浆,双眼也常被泥土覆盖,看不见清净的佛慈,信不过‘不舍一人’的佛心。末学在这段时间里,深深觉到:罪障深重的众生,正是弥陀急切救度的目标,也因此末学才侥幸领先得救了!度化上品的众生,是佛的大智;救拔下品的众生,是佛的大慈!弥陀有愿:‘所有一切众生,以及焰摩罗界,三恶道中来生我刹,受我法化悉成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复更堕恶趣!’(会集本)最伟大的教化,便是能把最坏的学生,教成最好。曾有人誉海伦凯勒的老师为教育史上最成功的老师,她把又聋又哑又盲又凶暴的人,教成能演说罢著作的伟人,末学就不知如何歌赞化‘五逆十恶’成‘不退转菩萨’的弥陀了。昔日瞻仰忏公师父恭绘的阿弥陀佛所示的手印,偶在佛学辞典里发现竟是‘下品下生’的手印,在当时很费解,一直到拜读蕅益大师的弥陀要解说到:极乐最胜,不在上三土,而在同居(土)(亦即凡圣同居土),良以上之,则十方同居(土)逊其殊特,下又可与此土较量,所以凡夫优入而从容,横超而度越’,原来此手印中蕴含著殊胜奥秘,也蕴含著观经中第十六观—为苦逼众生大开称名之门的慈悲。让五浊恶世的恶棍,化为等同观音的菩萨,化成等同弥陀的佛,真是教育史上最令人踊跃欢喜的伟大教化,医疗史上最伟大的医疗。

 

这种不可思议的慈悲,大力、大拯救,每每强烈震撼顽劣的心,不只一次,眼泪簌簌滴落下来,不敢辜负这样柔软涵容的心。

 

就是用这样原谅悲悯的手,救起十方诸佛叹息的众生~下下品根器的我!

 

有时候,回想自己的心胸,实在是非常的狭窄,连别人一些小小的过失,也要给予责备,一点也不能够容忍。常想到即使五逆十恶的人,只要临终能有一念的回心,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也会用极乐世界无量的庄严,来更换他地狱的深渊的这种悲愿时,不禁深深的惭愧落泪。只有宽广包容慈悲教化的心,能够令一个冥顽不灵的人,真正的回头。阿弥陀佛柔软的心里,充满著宽大的原谅,假如不是这种宽大的原谅,又怎么能够用极乐世界来更换地狱的深渊?又怎么能够用万德洪名来超出长劫的轮回?

 

想到华严经所云:‘万行因花,庄严佛果’;想到佛经里描述阿弥陀佛演畅妙法时,听闻的大众,莫不欢喜心解得道,‘即时香风吹七宝树出五音声,无量妙华随风四散,自然供养如是不绝’,欢喜忆此,也纪念各位菩萨同心协力的每一供养,末学便在佛旁绘上许多极乐幼稚班的小花朵,喜悦是开在心中的花儿,在其中末学度过了许多原本难忍的日子。点点滴滴的合作画佛,几乎是全未相见的情况下进行的,大家既没有看到末学怎么画,也不知道末学是画到什么地步,却能用她们的心,了解到此刻的需要,远在异地,竟能托转来正有用的材料,真觉不可思议,古诗有言:‘一夜乡心五处同’,而这可能是‘忆佛之心处处同’吧—有一位远在高雄才上小学的郑小菩萨,她常自己发心托送檀香皂给我们清洗画佛用具和场地,兴师惠赠她珍藏的莲华集,据言是中山医学院林学长在植物园蹲跪了两三天才拍成的,也有柯学长在莲因寺莲池摄得的。差国的董学长伉俪越洋寄来金粉、水彩随喜。首师把自己买时很贵,舍不得用的铅笔也托送来合力画佛。当画飘空的曼陀罗华时,每早出房门,门口桌上都有恩师亲手插好供佛的曼陀罗,原来山上盛开著异彩的曼陀罗。明伦怡学长也巧合托转毛笔。一位郭小菩萨去大陆,竟然沿路发心买颜料彩笔要供佛。最初的喷昼牙刷来自庄学长的虔诚,画细部的小笔是禅师辛苦挨家选来。而最后用来修改的一瓶白颜料,是王菩萨在下雨日子,特地走很远的路,且一步一佛号去买来的。画莲华时,走出房门见到黄学长托转来供佛的妙莲,还有没有标明来处的几茎带著水珠的鲜莲。有一位留学美国的陈学长,老远辗转托送来一尊他亲笔画的阿弥陀佛坐像,顶礼之时,不由得热泪盈眶。阿拉伯的康学长,默默送来一朵义大利的水晶莲供佛。

 

当末学画到项光,正不晓得如何画时,走出房门,看到门外的桌子上,竟放著三张‘莲因寺里,大殿所供奉佛像的照片’,是黄学长托郭老师送上山来的。末学非常的相信,阿弥陀佛及所有极乐世界菩萨们,都深深的了解我们的心境,了解我们的需要。许许多多的给予,都是没有经过要求便得到的,在种种的困难中,愈发的感觉到,这一些没有经过请求的给予,其中的无尽可贵。真的不是我画佛,而是慈悲的浪潮,一浪又一浪卷去一切痛苦,又把我冲向西方!功夫好的人可能是自己飞去西方,而末学是信受弥陀的慈悲才浮起来的。佛光摄取加慈浪冲推,假如有一天生到莲池,那全是佛与诸菩萨久远劫来的呼唤和回向。

 

返回[般若文海]首页 | [繁体版]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 Copy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