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农佛学答问卷七

(佛化常识门)

 

范古农居士主答

 

一、法会之仪式

二、病恙之疗养

三、梦境之解释

四、感应之认识

五、俗务之指导

 

古农佛学答问卷七

 

佛化常识门

 

(一)法会之仪式

 

问:兹读居士林出版朝暮课诵,排班东西对立,次转向上问讯,随复东西对立,三慢板,接鼓,向上礼佛三拜一问讯。两阵鼓毕,末后三鸣大磬,不知作何表示。或云此三大磬系和尚上殿拈香进殿一下,至薄团下一下,开具一下,果尔,则集众念佛居士拈香,不当三鸣大磬。

 

答:居士拈香,不妨作随和尚后著想,因此上殿大礼,应具四众弟子。

 

问:读黄智老解释三皈依云,和尚圣众这一句,实在并不在三皈依正文里头的,念三皈依的大众,只要念到一切无碍就完了,这一句是应该敲磬子的人唱的。照此说来,居士集众念佛唱这一句,似乎以维那自居,可以不必。

 

答:敲磬子人即居殿上维那之职,应让他一人独唱,即在最后三拜前唱之。

 

问:偶参加各种法会时,以彼等诵经咒极快,每有脱落文句之处,俗有错经如锉骨之说。窃意每有持诵四句偈者,功德尚殊胜,今此不过功效之不大而已。如上所说,谅非正言。

 

答:此却不然,法会诵经本应全诵,不可以持诵四句偈为例。锉骨之说虽近俗俚,然错经似非所宜也。

 

问:举行佛七,倘无相当比丘,可否由居士主七。主七之居士趺坐及经行时,应居何处。

 

答:居士主七,可不须出家二众加入。

 

问:弥陀经云,执持名号一心不乱,善导大师示念佛法门亦以专修为倡。是知佛七期内除一卷弥陀经三遍往生咒外,其他经咒当以不念为宜。近有举行佛七不废普通早晚课而念楞严、大悲等咒者,衡诸一心专修之旨,似有未合。且晚课既唱警众偈以作一日之结束,而课后复念佛大回向,更觉次序不妥。拙见如斯,未知然否。

 

答:卓见甚是。

 

问:佛七仪规,定起香诵弥陀经念佛。除弥陀圣诞打佛七外,他若释迦、观音、势至、文殊、普贤、地藏诸佛菩萨圣诞举行佛七时,为各符其本愿本事,则起香应分别持诵楞严咒、大悲咒、心经、圆通章、行愿品、地藏经等。然为逗末世众生根机,则无论何佛菩萨圣诞时打佛七,自以信愿持名生西,照佛七仪规所定而行为宜(祝愿应各别不同,如祝仪所定。)。盖信愿持名,释迦金口亲宣,观音、势至乃西方二圣,辅佐弥陀接引众生,文殊、普贤均发愿往生,地藏亦极赞叹,斯于诸佛菩萨之心愿正相符合也。又仪规中,佛前大回向,于举行释迦、观音、势至、文殊、普贤、地藏各佛菩萨佛七时可否通用,抑另用他种回向否,有谓平时举行佛七,只可持弥陀或观音二种圣号。然否。

 

答:佛七本是修净业之专课。若移用称念其他佛菩萨名号,自应别作仪文。如纪念其他佛菩萨而起七,若仍依念诵弥陀,概作净业修持,亦无不可。惟至诞日另加上供一课。如观音诞日,则上观音供。其他例此。

 

问:佛七每天大回向前,拟加入蒙山施食以资普利,不审有碍一心之旨否。

 

答:既如前问,此可不必。

 

问:佛七期内对众开示,似宜专说净土,而以厌苦欣乐为警策,

 

若讲述一切不关净土之经论法门等事,是否有扰乱大众净念之嫌。

 

答:自不宜讲述他经。

 

问:主磬者未受五戒,有否罪过,绕念时手击引磬。应随搭衣之后或可导行。

 

答:依法次第,自当以已受戒者主磬,若受戒众中未习威仪,亦不妨以未受者权代。绕念导行其事易办,不必权代,由搭衣者导行可也。

 

问:佛七期内可否早赴暮归。

 

答:佛七道场应分精进与随喜两众,要分界坐,或规定随喜两众,要分界坐,或规定随喜众每日只可参加一时,庶几道场清净,不妨碍精进者耳。又佛七期内精进众当完全无缺。再鄙意,最好佛七终后另外念佛一天,俾大众随喜。总之佛七乃克期取证用功办法,否则不过学学形式,非真佛七也。

 

问:庆祝仪规悉遵世界佛教居士林刊本,惟所举香赞概是戒定真香。有人谓内有昔日耶输,似可庆祝本师,其余能通用否。

 

答:香赞原是祝香,不妨通用。

 

问:净土宗以西方三圣并举,而宏扬独重弥陀、观音,对于大势至仅附带随诵名号,少有举行佛七纪念。若谓此尊与娑婆无缘,则南通狼山且为其应化之所,缘亦重矣。何以宏扬有厚疏之分耶。

 

答:狼山之大势至菩萨道场,闻得诸日本之感应。如果属实,当亦应设法纪念。问:佛学半月刊曾登载答某君问,谓已受戒之居士可以升座讲经云云,今之三时系念佛事,主者登座法,与讲经同例,非若瑜伽焰口之为登地菩萨利生之事,其理甚显,而或者谓受戒居士亦不当为,其说然否。

 

答:讲经与说法不同,讲经是不作佛菩萨语口气,说法即作说者口气。三时系念作于中峰禅师,故亦宜出家人说也。

 

(二)病恙之疗治

 

问:身婴疾病之人,宜诵何种经典,是否须持斋念佛。

 

答:疾病无力诵经,不如念佛,能持斋更善。如欲诵经,当以维摩诘经为宜。

 

问:或人有冤业病,宜用何法代为忏悔可愈,及病之轻重有分别否。

 

答:宜诵大悲咒或金刚经代为忏悔,并多念佛号回向净土。然病轻者易愈,病重者或多无效,以定业难逃也。

 

问:民十五年倏生湿瘰(即疥疮),延至三年告痊,友人亦云是魔。是否。

 

答:疾病恶报因,在杀生伤物,或系今生业,或系前生业,不可诿之于魔,宜放生持斋。

 

问:闻静座可治病,究须几时方能生效。

 

答:静坐治病,不如念佛一七乃至七七,定能生效。

 

问:学人有湿困以致念佛时多疲倦昏沉,不知是何因缘,有何治法。

 

答:此系四大失调所致。治法可于念佛时多行少坐。

 

问:舍妹年十九,患邪病已深。鄙人除日诵大悲咒外,无他法使之速愈。但不知有何办法。敬求法施。

 

答:诵大悲咒甚好。如求简,诵六字大明咒,唵om嘛ma呢ne叭bad弥me吽hon。再诵阿弥陀佛心咒,唵om阿a阿a弥me怛da缚wa吽hon。

 

问:家伯母年老多病,烦燥痛苦,是否须家中念佛诵经斋戒放生,以斯消除宿业方可全愈耶。抑必须医药治疗耶。

 

答:消除宿业为治‘病之因’,医药治疗为治‘病之缘’。若缘浅医药可废,若缘深亦需医药。

 

问:有疾之人是否须供养称念药师如来诵读药师经,以祈消灾延寿乎。又此经有注释之本否。

 

答:在三宝前作功德,均可消灾延寿。药师经有注释本,可查佛学书局目录。

 

问:遇人有病以净水置观音像前,至诚为其念大悲咒廿一遍,复念观世音菩萨数百声,以此水给病者服,究竟有效否。

 

答:极有效,念毕须作菩萨放光满此杯水,变成甘露,并令救国服时念观音名号。病人不能念,看护者代念之。

 

问:人寿自有定数,寿尽自脱躯壳,何以必先病而后死。即功夫纯熟生西者,亦多先示疾。其故何哉。

 

答:人之躯壳,四大所成。当其生也,揽四大以为体。及其死也,四大分离,感生痛苦,即现病相。亦自然之势也。然生西者,于四大分离之际,能为佛念所激汤,而解脱病相,所谓身无病苦者,往往而是。不为病困,自在解脱,惟念佛人能之。

 

(三)梦境之解释

 

问:伍廷芳先生谓做梦即是灵魂脱体之铁证。然仆尝留意梦境,觉而思之,往往无其地无其人无其事。乃知做梦确系神经作用,与日间游思乱想无异。惟日间神志稍清,回不如夜间恍惚无定耳。未识先生以为然否。

 

答:念虑之心,佛谓意识。意识有三种状态,与眼耳鼻舌身等五识,同时缘色声香味触五尘境者,曰明了意识。缘病中错乱境者,曰乱位意识。缘影像境者,曰独头意识。此独头意识又分三类,曰定中独头意识,缘定中境。曰散位独头意识,缘受所引色。(过去五尘)曰梦中独头意识,缘梦中境。此皆不与眼耳等诸识俱起,故曰独头。按此则做梦正是独头意识作用。伍先生指为灵魂脱体,彼灵魂脱体之灵魂界说,不知与意识之界说等否。脱体之体,但指眼耳鼻舌身等五根,不知亦兼五识而言欤。日间游思乱想,是散位独头意识作用,其缘境正与梦中类。足下谓确是神经作用,又不知神经之与意识何别。总之言灵魂言神经,乃旁皇于唯心唯物两边,不若言意识之为唯识了义也(唯识谓识有二种功能,一为能觉,二为所觉。盖于哲学家唯心唯物之上再寻一根源处)。至谓梦境无地无人无事,实不尽然。梦中之境,大约为日间所习者居多,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亦有所梦者为隔世事为未来事,见于记载者,不尽诬也。若夫日间所为之事,以缘境简单(但现前境),且习以为常,故若清爽而有序。返思梦境以独头意识所缘复杂(多过去境),且未习惯,故若恍惚无定耳。虽然,正在梦时,何尝以为恍惚无定。而若恍惚无定者,在醒时所觉则然。岂得据以论断哉。

 

问:自发心学佛以来,每间旬余辄梦食荤酒一次,自悔破戒而醒,然后学自在杭县党部闻说某匪杀人状后每遇屠门见血肉模糊,作人畜同样想,回思前曾食此,不禁喉痒欲呕从无半点欲食之想,何以尚有此梦。又对于某妇(详见后学之学佛因缘中)当立愿学佛之初,曾先入静室而壁自讼,作‘设彼复来媚诱,则当如何,又退堕否。’之自问,久之久之,思及‘世事无常,转瞬又变,媚诱似前时,情变如今日,到这时恩爱又成空,惟余诸业在,于是觉悟大开,迳绝不复思,而每问旬余必梦见彼一次,梦中并不拒彼,欣然重圆。未知是何因缘,致有此幻恶之梦。

 

答:杀淫两业一顺一逆,逆则易戒,顺则难除。然既皆立愿解脱,但取醒时不犯,睡梦中因惯习性使然,觉能生惭愧,久久自然消灭,幸勿退转也。又佛法中以废止晚膳为可减少淫欲之法。盍试之。

 

问:古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魔必有道。凡人睡中多魇,医家云病于肝。鄙意魇不离魔,仆前常患之,停止多年,近复如是。魇重者一卷大悲咒尚不能醒。仆初起念佛,仍干他事,近六七年来,专以念佛为主,行住坐卧口不离佛,以致于梦寐之间亦然。友云勤于念佛,引起自身之魔。然否。

 

答:厌眠之鬼,经云鸠槃荼,属于四天王之南方增长天王。患者当多念观音名号。此为自己业障所致,非关念佛也。

 

问:夜梦非常奇怪,毫无次第,既非人之思想所能及,关与鬼神入梦之说,亦不相似。何故。

 

答:梦是独头意识之现行,与醒时意识不同境界,其奇怪亦宜。然皆过去未来现在之心理片段交参,又何足怪。

 

问:睡眠时无知觉,有同于死。(略)答:熟睡时毫无知觉者,因此时六识(眼耳鼻舌身意)俱伏而不现,非心死也。犹冬日地上无草,非草死也。但草根中萌芽未茁耳。草至春日而复萌,亦犹心至寤时而后觉。若至没后则心灵已迁,不复存在肉体,故永无知觉矣。此其区别也。

 

问:持斋念佛三年,仍间有淫梦,且对方为背理不应入梦之人,其病根何在。

 

答:病根在多淫欲,纵少身业,意业必多也。

 

问:某于民国十三年秋日,静坐后,梦见前身是一比丘,法名舍守,又梦头放淡黄色光,高宽约二寸余。此种梦幻究属何因。

 

答:苟非自己前生之影响,即善神化现之所警觉。是祥梦也。

 

(四)感应之认识

 

问:前人有诵经时得舍利者,亦有刻经时得舍利者。不知何故。

 

答:经本诸佛法身舍,其所得者乃精诚之极,即所谓感应道交也。

 

问:‘舍利’译‘灵骨’。究生人身何所,有无一定地位。肉身如不焚化,可否得知。吕元益刻龙舒净土文,木版刻出三颗舍利(载初机净业指南),何自而来。不明其义。乞示。

 

答:舍利乃焚化后所得,在身安有一定地位,不可得知。佛菩萨舍利俱有灵异往来不可思议,大概是精神专一相互感应。刻板出舍利,其义如是。

 

问:居士林有舍利室,其形式如何。

 

答:舍利室者室内有舍利塔,塔内供佛舍利者也。室形四方,四壁装大玻璃,形像重重,能现一塔为多塔,不可思议。

 

问:有谓舍利之大小颜色不一,乃随缘之深浅而定,非人人能见者,有是理乎。

 

答:舍利本为极细之粒。居士林所供者是白色。至人各异见,亦或可能,本是灵骨,当然有灵异也。

 

问:社友莲居士信佛甚虔,一晚在本社礼佛,甫进佛堂,忽见炉中香烟缭绕,绕近观之则香焰全无,仅余凉灰。敝友大疑,询之社中同志,有谓系自己心香者。未卜其中究竟如何。

 

答:此系杜君意识中香尘影子现此幻像,谓之心香当无不可。

 

问:去夏至寺念佛虔祷,愿一见亡妻,翌日早课下殿天尚未明,假寐床上,乃亡妻竟至予室中,面目衣服了了分明,岂佛有感欤。

 

答:此乃一种念力所感,谓仗佛力亦可。

 

问:某平生未扳依三宝,近年亦信佛。临命终时,助念人(因其哲嗣数人为三皈弟子为念佛助生净土)见有一人影远远入三圣接引像内。命终半点多钟,有一阵异香,引磬内发现音乐。二点后,额仍冒热气。以上诸端,是否生西瑞相。

 

答:信佛即是皈依。助念时本人当亦念佛。念佛往生现瑞宜也。

 

问:北平拈花寺首座和尚省元。前清廪生出家,夙修净业,二十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圆寂。坐化之室,异香数日不散。予于和尚圆寂之第四日入其室觇之,室中空无一物,进门果异香扑鼻,顾其香气与世间沉檀等诸香迥然不同,似乎一种香木之香,然毕竟不可言说,但亦无殊胜妙感。是予之障深罪重福缘浅薄,故不获殊胜妙感乎。

 

答:如此异香不散,已是往生净土之征。无甚胜妙,殆为日已久之故。

 

问:持诵经咒,功德无量,又云若见网捕生类者,持诵七佛名号,或往生咒揭谛咒等,可使网捕者不获。但屡试不验,虽由诚意少惑业多所致,然则此项持诵功德目下不生效力已落空亡,而持诵功德生于何处。

 

答:此种都要论感应,感而不应者,有障故也。鱼类业重,是彼有障,非汝无功也。又此功德虽不见应于此,终不空亡,仍可见应于彼,但我等自无道眼见不及耳。世间因果复杂,慎勿谓无功德也。

 

问:求佛加护当用何法。

 

答:勤修供养礼拜赞叹忏悔发愿等法,以及诵经持咒念佛等法,自然得佛常加护念。

 

问:见问答章无净室念诵做回向,祗须闭目著想。仆亦蜗居不净素来闭目著想在极乐处如见弥陀,描摹心切,竟身入其中矣。此是魔否。

 

答:此亦是一种感应非魔也。但当平易处之。经云,若作圣解,则受群邪。

 

(五)俗务之指导

 

问:或问何谓大雄宝殿及腊八粥之由来。乞代答。

 

答:佛称大雄,出楞严经。经云大雄大力大慈悲。又佛将成道,出雪山,浴于尼连禅河,受乳糜之供。今食腊八粥,即食乳糜之遗意,所以纪念成佛也。

 

问:常人祀神祭祖辄用香烛饭菜等,饭菜系布施,而用香烛灯等有违佛制否。

 

答:烛以明幽,香以达信,并可以资鬼神之身,故用之亦不违佛制。

 

问:僧尼挂单朝山,如朝南海等地,是居士亦可挂单否。

 

答:居士宜供养僧,没有吃十一方之理。故无此办法。

 

问:建筑庙宇及居士林等,密教颇有种种仪式,但不知在显教方面亦有何种经典说其仪式者否。

 

答:所云魏筑仪式,未知何指。是否为如破土落成等典礼。显教中此等仪式有否,须查律藏小乘经中之无常经,弘一法师曾书写流通,其序文有凡斩伐树木及建筑屋舍时,均须念诵此经之语,不但为送亡而已。按佛门礼制均载律藏,现在通行之清规作自禅门之百丈,已变通古制矣。未知今律门所行者如何也。

 

问:宁省寺庙破坏居多,居士民众出资补修作念佛堂,住持无人,请居士暂住。居士夫妇住寺分居同居,何者相宜。

 

答:应分居。因寺宇为修梵行之地,暂管之人,宜身心清净,免致污僧伽蓝之嫌。

 

问:五九月十三日,因祭祀关帝献牲唱戏祈保平安。如何。

 

答:关帝曾于智者大师处受五戒,不宜祭以血肉,应用蔬菜。余不妨。

 

问:敝乡常地有人毁庙宇坏神像,未知有果报否。其神岂无灵感乎。

 

答:当有果报,但时缘未至而未遭,或事相不显而不觉,遂若无灵感耳。

 

问:直接毁拆佛寺者,要何时方能受遭果报,或应得如何报。

 

答:应堕地狱。但何时受报要视有无福业维持而定迟速,速则现身即报耳。

 

问:佛教对于鬼神认为异端不可信的,然则上梅灵道研究会,是鬼神的作用还是佛的佛用。

 

答:鬼神在佛教中认为六凡众生之一,佛教中认佛为至圣,如认鬼神为圣者,乃目为异端耳。如其鬼神亦信佛者,则此鬼神亦为佛教徒,非异端矣。灵道会是自己心力之作用,间有为鬼神所利用。不可认为佛力作用。

 

问:学佛者可否行医。有谓行医难免错误,刀笔杀人。有谓拯民疾苦,功同良相。大约医而良,则后说是也。医而庸,则前说是也。然错误二字,则虽良者亦难云无。然则行医之于因果究如何。

 

答:医术救人,须自量力,苟能谨慎,容有错误,亦可原谅。至于因果乃定律性质,无可解免,不过有心造者亦有心得报,无心造者亦无心得报耳。

 

问:庸医杀人应坐何罪。

 

答:庸医杀人,属于误杀。虽无罪名,不免果报。误杀人者,人亦误杀之,因果必不爽也。但时间问题耳。

 

问:余曾执行律师职务十年以上,民十六后服务军政界,倏忽五载。近日家居拟重理旧业,办案悉本天良,并须力戒虚妄。不知高明赞成否。

 

答:律师本以法律保护民众,亦处高尚导师之地位,世俗视为贸易生涯误矣。苟能一秉至公不枉不欺,正是菩萨度人方便,何不可之有。但不可事与愿违耳。

 

问:曾见海潮音某期内刊载太虚法师钜著,列有一表,认定国防军警察律师等均为有为法中应有之组织,是娑婆世界徒凭无为法本不足以维治安。老居士对于国家律师制度是否赞成,亦或抱有改善之见解否。

 

答:律师如果办得好,上以辅政治,下以导民俗,亦治平之基也。但新法律与旧道德似有冲突处,宜设法救济,可建议立法机关耳。

 

问:佛律既戒杀,若佛教徒为法官军官,依法杀人亦种恶因否。

 

答:如果但像机器无容心者,自可免罪。然或事前计划,事后徘徊,含嗔炽盛,慈愍毫无,欲不受报,恐无是理。

 

问:军人身口意皆伏杀机,交锋之时,杀人盈野,何以佛弟子可以治军当兵。

 

答:军在示威以服敌,不在好杀也。至不得已而战,当以为民除暴为前提。故于雄武之中,不失慈悲之念,惟此为佛弟子所可为。若夫黩武穷兵,则非佛徒所宜为矣。

 

问:有友托问伊所营业务系包席馆,有杀生之咎,不营又无生活之方,有何法两全。又常遭遇逆境,请指示改良法。

 

答:无两全法。难免逆境,不如改业为妙。如为相应起见,提倡素菜馆,如功德林蔬食处之类。

 

问:一切众生皆过去父母,固不宜杀且食,然人类中婚娶大事,尚敢为乎。

 

答:此佛制之以令人出家也。

 

问:前问众生皆父母婚娶尚敢为乎,蒙示云此佛制所以令人出家也。然不能出家而又不能不婚娶之在家两众,有法可以补救婚娶不乱伦乎。

 

答:有欲为乱伦之本,人道作嫁娶之礼,即所以节制其乱,毫无彻底办法。维摩经云,‘示有妻子,常修梵行。’差堪法尔。

 

问:经云‘生死根本淫欲第一。’邪淫为非礼之行,固不论矣。伉俪间若尽绝之,世界不将无人类耶。

 

答:六道众生,天道优于人道。如果人尽断淫,则人尽生天。扩充天道范围,岂非善事。子何爱于多苦少乐之人类,而忧其绝灭耶。按世人每恋恋此百苦交煎之人道而不肯舍,即学佛人亦或不免,并佛典成住坏空之说而亦忘之,殊不可解也。

 

问:凡有人在社会历受烦恼激刺失望等,欲潜心剃度,又因上有慈亲下有妻子,仰仗慰养,一时不克如愿,应以何策应付之。

 

答:语云,随缘了宿债。

 

问:晚年及五旬,而现时心理颇以长寿为虑,觉处世无味,颇以度日为难。高明何以教我。

 

答:作尘劳事,自然嫌日长。作佛法事,常苦来日短矣。然不管日长日短,但努力佛法前途,时至则即西归耳。

 

问:若因贫及失业等痛苦,可祈禳许愿(许愿为放生施济持戒)以求今世之福否。(信佛之人固不可求来世之福报然现世之痛苦不知能依仗佛力减轻或除掉否)

 

答:应先行其愿以俟福,不应空许其愿以要求。来世福报非不可求,但不如出世之福大耳。

 

问:营谋职位久久未遂,家居既困于食用,复为妇孺哭扰,夜以继日,难获安时,未知是何业报以致于此,当作何忏悔,有何法可禳解之。

 

答:此乃求不得苦,系悭贪不施之报。当广结善缘种福田以忏悔之。但系前业所招或非今业可挽,故须忍受如饴。妇孺亦须率令念佛行善,所谓安贫乐道,自然解除有日也。现在求业可以登报或托职业介绍所介绍,但须有一技之长而性行驯良者,必无失业之忧也。

 

古农佛学答问卷七终 

 

返回[般若文海]首页 | [繁体版]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 Copy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