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凡四训电视弘法讲记

(第十二卷)

 

净空法师讲述

中国深圳凤凰卫视

 

 

诸位同学,大家好!请看下面的文字:

 

【吾辈身为凡流,过恶猬集,而回思往事,常若不见其有过者,心粗而眼翳也。】

 

文到这个地方,从举比喻之后,这才正说。我们身为凡夫,过失、恶业太多太多了。“猬集”是比喻,就像刺猬这个刺一样,聚集在一起。“而回思往事”,我们想想过去,常常好像“不见有其过者”,没有觉察到自己有什么过错。所以,我们一般人常常讲‘我没有什么大错’、‘我没有什么过失’,这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也常常有这个感觉。这是么原因?心太粗了。心眼昏聩,见不到自己的过失。所以,蘧伯玉实在讲是我们很好的一个榜样。下面这一段文跟我们说,恶业也有征兆:

 

【然人之过恶深重者】

 

在佛法里面讲,业障深重。业障过重,他一定有不好的预兆。

 

【亦有效验。或心神昏塞,转头即忘。】

 

我们仔细去观察我们周边那些人物,有时候我们能发现。这个人没有记性、糊涂、昏庸,跟他说什么事情,很快他就忘掉了。

 

【或无事而常烦恼】

 

这些事情,我们自己想一想,自己有没有?没有事情的时候,没有人招惹的时候,自生烦恼,只要冷静观察就能发现。

 

【或见君子而赧然消沮】

 

这就是怕见正人君子。见到正人君子,自己好像很难为情。这种现象,实在说还都是有救。为什么?他还有惭愧心。

 

【或闻正论而不乐】

 

听到人家讲正经话不喜欢。为什么?自己作恶多端养成了恶习气。听到正论跟自己所作所为完全相反,很不乐意接受。

 

【或施惠而人反怨】

 

我们布施,以礼物送给人,人家还埋怨。在他不得不接受的情况之下,譬如说他挨冻、挨饿,饥寒交迫的时候,我们送一点衣服、食物给他,他当然接受,接受之后他不感激,他还怨恨你。这种情形有,在现在这个世间常常遇到,这都是恶业深重的征兆,我们要多想想。

 

【或夜梦颠倒】

 

晚上做恶梦。做恶梦绝对不是个好预兆,自己一定要警觉到过恶很重,所以夜晚才做恶梦。

 

【甚则妄言失志】

 

这就是精神提不起来,语无伦次。

 

【皆作孽之相也】

 

这是略举几个例子,这都是不好的相。

 

【苟一类此,即须奋发,舍旧图新,幸勿自误。】

 

如果我们自己反省,像上面所举的例子,自己有个一条、两条,我们就要警觉到,过失、恶业一定相当严重了。要警觉到,赶快回头,立即奋发,“舍旧图新”,就是要改过自新。“幸勿自误”,这一句话是勉励我们,希望你千万不要耽误了自己。这个事情,一定要自己奋发,别人帮不上忙。改过之法就讲到此地。

 

下面第三篇是‘积善之方’。文字一开端,了凡先生引用《易经》上的两句话,为我们说明:

 

【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这两句话可以以历史来作证。自古以来,凡是过于憨厚、积善的人家,他的后代往往会发达。纵然没有大的发达,也能够保住平安过日,不至于招惹一些凶灾。这是在历史上能看到,在我们现前也能够观察得到,只要我们细心留意去观察。换句话说,如果是相反的,这个人家过去的先人,以及他的本身积恶,欺负别人,尽做一些损人利己的事情,这个人家必定不能够久享富贵;纵然现前他是大富大贵。所以,有一些人看到这个现象:‘这个人家里无恶不作,为什么还大富大贵?’这是他不明了道理,这是他们家过去生中,或者是他本人、他的前辈过去生中修的福大。佛家讲‘修福不修慧’,因为他没有智慧,这一生当中他才造作恶业,造作恶业必定折福。譬如,他过去生中修的福有亿万财富,这一生当中虽然发财,心术不善,处处欺压别人,做一些损人利己之事,他的福报折了,千万财富变成了百万财富,损失太多太多了;可是他还有百万财富,比起一般人,他还是富有得多。因果通三世!他这一生这个余福享尽,他的罪报就现前。有些人他的果报在来生,有些人在这一生晚年就没落、破产了。什么原因?积恶之家,他的报应是这样的。人要懂得这个道理,了解事实真相,一定要懂得断恶修善,积功累德,对自己个人,对自己家庭,对自己的宗族,决定有大利益。下面了凡先生举个例子:

 

【昔】

 

“昔”是过去世。

 

【颜氏将以女妻叔梁纥】

 

就是颜氏要将他的女儿许配给叔梁纥。

 

【而历叙其祖宗积德之长】

 

“历叙”就是向上一代一代去叙说叔梁纥的祖宗,都是积德。这个人家是积善之家。

 

【逆知其子孙必有兴者】

 

“逆”是预料,预料他们家的将来子孙一定有兴旺的。叔梁纥是孔子的父亲。所以孔子的外公(外祖父)就预料他家里将来一定会兴旺,他把他的女儿许配给叔梁纥,以后就生了孔子。他怎么看的?看到孔子的祖先代代都积善,所以他们家里会出大圣人。这是一桩事情,讲积善的。第二桩:

 

【孔子称舜之大孝】

 

中国人讲孝道,首先要推尊大舜。这个人是尽孝的模范,我们在历史传记里面读到,一定要向他学习。他的父亲在他太太死了之后,也就是舜的母亲(生母),又娶了一个继母,继母以后也生了一个小孩。继母对待他非常不好,他父亲受了继母的影响,父亲、继母、继母生的弟弟,这一家四口三个人以恶念对待他,几次要置他于死地。这个家庭环境太恶劣了,可是舜能够孝顺,他心目当中,没有看到父母、兄弟对他不好,他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好,让父亲不喜欢、继母不喜欢、弟弟不喜欢,天天改过自新。这样过了几年之后,才把他全家感化了。这叫大孝,这是真正的孝顺。舜一切顺从,顺从里面有高度的智慧,佛家讲‘善巧方便’,他能够避免家人对他的伤害,能够保全他的生命,依旧以真诚心、爱心奉侍父母兄弟。这是一般常人做不到的事情,他做到了。所以孔子称赞他:

 

【曰:宗庙飨之,子孙保之。皆至论也。】

 

孔子的外祖父以及孔夫子赞叹大舜,这些都是至理名言。

 

【试以往事征之】

 

再以过去这些积善之家,你看看他后人的发达,历史上有记载。眼前这个社会上,我们也能够看得到。下面他举了十个例子。第一位:

 

【杨少师荣,建宁人。世以济渡为生,久雨溪涨,横流冲毁民居,溺死者顺流而下,他舟皆捞取货物,独少师曾祖及祖,惟救人,而货物一无所取,乡人嗤其愚。】

 

我们先看这一段。杨荣,官做到少师,少师在古代是帝王的老师。帝王老师有太师、少师,大多数少师是太子的老师。皇帝的老师称太师,太子的老师多半称为少师。所以,老师的称呼有太师、太傅、太保。杨少师杨荣,“建宁人”,建宁是现在福建建瓯。我在这个地方住过六年,杨荣家里我去过,是一个很大的三进的四合院。现在好像是改成建瓯市了。他们的先祖,世世代代都是“以济渡为生”,就是摆渡船的,从事于这个行业。由此可知,生活也过得非常艰苦。

 

这是遇到了下雨。久雨,河水涨了。这一条河好像是闽江的上游,这一条河一直流到从福州出海。涨水淹没了乡村民居,也淹死了很多人,溺死者顺流而下。当然,划船的人很多。一般人划著船都去捞取货物,不顾淹在水里的人,都去捞取财物。唯独杨荣的先人,就是他的祖父、曾祖父,只有救人,对于水里面漂浮的那些财物,一丝毫都不取,只有救人!乡里的人看到他们的作为,都说他愚痴,‘救人有什么用?许许多多人家财物漂流在水上,你捞到就是你的’。他们不要财物,完全救人,这是积德。

 

【逮少师父生,家渐裕。】

 

杨荣的父亲出生的时候,他们家里环境渐渐富裕。

 

【有神人化为道者,语之曰:汝祖父有阴功,子孙当贵显,宜葬某地。遂依其所指而窆之,即今之白兔坟也。后生少师,弱冠登第,位至三公,加曾祖、祖、父如其官。子孙贵盛,至今尚多贤者。】

 

这是以杨荣这一桩事情来证明‘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他的曾祖、祖父虽然贫穷,到他父亲逐渐家庭环境就好转了。这个时候有一个道长,这里记载是“神人化为道长”,我们就说‘有一位道长’,告诉他的父亲:‘你的祖父有阴功。’祖父就是杨荣的曾祖父,‘曾经救过很多人命,有阴功,子孙一定会贵显。’“宜葬某地”,指示他,这是我们中国人讲的风水,有一块风水很好的地,可以葬在那地方。杨荣的父亲,就把他的祖父葬在道人指的这个处所,就是现在所说的“白兔坟”。

 

“后生少师”,以后杨荣出世了。“弱冠登第”,‘弱冠’是二十岁,二十岁就考取进士,官一直做到三公,少师是属于三公之一。皇帝对他非常感激,追封他的曾祖、他的祖父、他的父亲“如其官”。他的官位是少师,他的曾祖父、祖父、父亲都追封为‘少师’。“子孙贵盛”,一直到今。这个‘今’是了凡先生在世的时候,是那个时代,就是明朝的时候,他们家里头还是很多的贤人,代代都有贤人,祖宗之积德。第二位:

 

【鄞人杨自惩】

 

“鄞”是现在的浙江宁波,古时候称为鄞县。有一位杨自惩先生。

 

【初为县吏】

 

在县衙当一个书办,好像现在的书记官、文书官一类的。

 

【存心仁厚,守法公平。】

 

这是他的德行,心地仁厚,推己及人。“守法公平”,决定不受人家的贿赂。

 

【时县宰严肃】

 

“时”是当时,这个县官非常严肃。

 

【偶挞一囚】

 

偶然之间,鞭打一个囚犯。

 

【血流满前,而怒犹未息。】

 

这个囚犯触怒了县官,县官毒打他一顿,打得遍身血流,这个怒还没有消。

 

【杨跪而宽解之】

 

杨自惩跪在地下帮这个囚犯求情。

 

【宰曰】

 

这个县官就讲:

 

【怎奈此人越法悖理,不由人不怒。】

 

他在帮他求情。县官说:这个囚犯做的坏事太多,“不由人不怒”,县官说出他发怒的理由。

 

【自惩叩首曰】

 

杨自惩叩首向他报告。

 

【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哀矜勿喜;喜且不可,而况怒乎?宰为之霁颜。】

 

杨自惩说得很好!“上失其道”,这句话很不容易说出来,从这个地方看,他的确是存心仁厚,不怕自己丢掉差事,他讲真话。‘上’是指朝廷。现在朝廷本身有过失,人民对朝廷信心丧失。由此可知,百姓犯法,过在哪里?过在没有人教导他。谁负责教导?儒家教学,地方官员—县市长,知县古时候称‘父母官’,你是这个地方人民的父母,你是人民的老师,你是人民的领导,儒家讲‘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那个‘之’是人民。地方上的首长是人民的领导、是人民的父母、是人民的老师,你的子弟为非作歹,你没有把他教好。这个‘上失其道’里面的含义很广。

 

杨自惩真是有胆识,平素这个人有德行、有胆识,敢说真话:你在审问,审问得其情,他真的是做了很多坏事,应该要判重刑,你要怜悯他,不能生欢喜心,“喜且不可,而况怒乎”,你怎么能够发怒?县官也不错,听了杨自惩的话,把发怒的情绪也就降温了,不再发怒了。

 

【家甚贫】

 

杨自惩家里贫寒。

 

【馈遗一无所取】

 

当然,他能够帮助这些苦难的人,特别是这些囚犯,他有怜悯心,常常帮助他们。人家当然有一些送礼来托人情的,他“一无所取”,大公无私,凭著自己良心办事,绝不受贿赂。

 

【遇囚人乏粮】

 

有的时候,囚犯囚粮缺乏的时候。

 

【常多方以济之】

 

他天天想方法来帮助他,到一些能够行善的人家,向他们捐助,来帮助这些囚犯,让他们能够吃饱。

 

【一日】

 

有一天。

 

【有新囚数人待哺】

 

新来的囚犯,有几个人没有得吃。

 

【家又缺米】

 

他家里米不多。

 

【给囚则家人无食】

 

把家里的米给囚犯,自己家里的人没饭吃。

 

【自顾则囚人堪悯】

 

想想,囚犯非常可怜。

 

【与其妇商之】

 

跟他太太商量。

 

【妇曰:囚从何来。曰:自杭而来,沿路忍饥,菜色可掬。】

 

他太太问:‘这个囚犯从哪里来?’‘是从杭州来的。一路上忍著饥寒,脸色都很难看,面黄肌瘦。’

 

【因撤己之米,煮粥以食囚。】

 

把自己的米分一半给囚犯,自己家里煮稀饭吃。

 

【后生二子】

 

以后杨自惩生了两个儿子。

 

【长曰守陈,次曰守址,为南北吏部侍郎。】

 

这是果报,自己积善积德,儿孙就贵显。两个儿子官做到南北吏部侍郎。“侍郎”,这个地位就是现在的副部长。“吏部”,那个时候不称部长,称‘尚书’,尚书是部长,侍郎是副部长。

 

【长孙为刑部侍郎。】

 

“刑部”就是现在的法务部、司法部,也是做到次长。

 

【次孙为四川廉宪】

 

“廉宪”也是古时候官职的名称,以后在明朝称为按察司,一般也称为钦差大臣。

 

【又俱为名臣】

 

在当时都是很有名的贤德大臣。

 

【今楚亭、德政】

 

历史著述上不详细。“今”,是了凡先生同时代的。楚亭、德政这两个人。

 

【亦其裔也】

 

也是他的后代,杨自惩的后代。这是在县衙里做一个小书办。由此可知,积功累德,不论我们自己现前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在社会上是什么样的地位,从事什么样的行业,都可以做。机会太多太多了,只要存心利益社会、利益人民,就是积功累德。做好事,不求果报,这个功德就更大;不求果报,必定有更殊胜的果报。积的善大,积的善多,自己本身就感受到果报。像了凡先生就是个例子,与了凡同时代的俞净意先生也是个例子,晚年就享受果报,果报一直绵延到他的子孙,代代不绝。第三个例子:

 

【昔正统间】

 

“正统”是明朝英宗的年号。

 

【邓茂七倡乱于福建】

 

“邓茂七”是当时的一个盗匪,强盗、土匪,他在福建这个地区作乱。

 

【士民从贼者甚众。朝廷起鄞县张都宪楷南征,以计擒贼。】

 

英宗皇帝用鄞县的张楷带兵南征,把这个乱平定,把邓茂七抓到,但是还有些余党。

 

【后委布政司谢都事,搜杀东路贼党。】

 

土匪的头是被捉到,但是下面还有余党。所以朝廷又委派“布政司谢都事”,‘布政司’相当于现在省长,都事是布政司下面的一个官,派谢都事搜杀东路的贼党,就是平定还有一些小股的。

 

【谢求贼中党附册籍】

 

这个谢都事很难得,先想方法把贼党的名册找到。

 

【凡不附贼者】

 

贼党里头,这个名册上没有名字的,密授以白布小旗。

 

【约兵至日,插旗门首,戒军兵无妄杀,全活万人。】

 

这是统兵的将领,他懂得积德,不冤枉人,不滥杀人。所以,他用心去搜集匪党的名册。不是真正附属于匪党的,不可以冤枉人。官兵进城来搜查,他教这些跟贼党没有关系的人,给他一个小的白旗,让官兵进城,‘你把这个旗子插在门口’,禁止官兵骚扰。这样子“全活万人”,这是他所积下的功德。

 

在中国历史上,自古以来,做将军、大将军的人,能够保全后裔的很少。什么原因?杀伤太多,所以后代都不好。在中国武将里面,后人好的人确确实实不多,在历史上真的可以数得出来。这些做将军的人都是爱惜人命,绝不妄杀,军队纪律非常的森严,这才能保全到后代。

 

【后谢之子迁,中状元,为宰辅。孙丕,复中探花。】

 

这是讲谢都事后人的果报。他的儿子谢迁中状元,官做到宰相。“宰辅”是宰相。孙子丕也中“探花”,‘探花’是进士第三名。这都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的历史证验。又告诉我们,莆田有个林家:

 

【莆田林氏,先世有老母好善,常作粉团施人,求取即与之,无倦色。】

 

这是讲莆田,也是在福建。他的“先世有老母好善”,这是他先世祖母好善,常常做粉团施人,布施一些穷人。每天都是这样作法,一生都不疲倦,天天用这个来布施。有人来向她要,统统给,毫无倦厌,每天布施。

 

做好事,量力而为。善待别人,自己决定有好报,不要怕吃亏,不要怕上当。谚语常说‘吃亏是福’,所以我常常想,我没有这个机缘,如果我要有这个机会,我愿意开个餐厅,开餐厅免费供应大家。现在我们在新加坡居士林,我把我的想法告诉李木源居士,李木源居士这三年真的做了。每天供斋,免费的。平均每天到居士林来吃饭的有一千多人,星期假日三、四千人。这是好事!

 

居士林是不是被人吃垮?没有,愈吃愈兴旺。人丁旺,那么多人来吃饭!从开办到现在,跟诸位说,没有买过米,没有买过油,也没有买过菜,而且吃不完。原因在哪里?大家晓得居士林做这桩好事,天天有人送米,有人送油,有人送菜。送得太多,吃不完。吃不完怎么办?我们把多余的这些米、菜,送给养老院,送给孤儿院。所以,新加坡许多宗教的养老院、孤儿院都接受我们的赠送。好事!应该要做。今天就讲到此地。

 

返回[般若文海]首页 | [繁体版]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 Copyrights reserved